{{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方海東:學生成長問題處理的三種思維

 

方海東:浙江省德育特級教師,正高級教師,長三角班主任基本功大賽一等獎、浙江省基本功大賽一等獎、浙江省優質課一等獎獲得者。

 

問題,從來都不能界定為一個人成長的障礙。

依心而論,學生成長中若出現各樣的問題,班主任其實不必著急。因為那些所謂的“問題”都可能是孩子成長的“墊腳石”。所以,有的班主任看起來工作輕松、愜意又有效,那不僅是班主任的能力和經驗,更是班主任的思維,一種如何面對成長問題的思考方式。我一直認為,能夠決定一個班主任的工作效度,最重要的是班主任的思維。

 

班主任思維,就是班主任在班級工作過程中的思考方式。一般說來,學生成長問題的處理,需要界定問題的過程、問題的重點和處理方式。從思維的角度來說,問題的過程需要合理的思考,關注事情的整體過程,這是整體思維;問題的重點是解決問題的關鍵,這需要以核心思維界定;問題的處理方式是促進人成長的方式,這是人本思維的實踐。概括的說,其實解決學生成長問題需要這樣三種思維:整體思維,核心思維和人本思維。

 

01、整體思維:成長問題處理的過程性

 

整體思維又稱系統思維,它認為整體是由各個局部按照一定的秩序組織起來的,要求以整體和全面的視角把握對象。從教育的角度來說,成長就是一個系統,需要我們從整體的角度去認識學生的成長。分析問題需要考慮問題的前因和當下影響因素;處理問題,需要分階段界定人的成長;反思問題,要從不同的角度認識成長過程。

 

亞里士多德說:“整體大于部分之和?!本褪钦f,當各部分以合理(有序)的結構形成整體的時候,它發揮的作用將會超越原來的部分之和。就是我們思考學生成長,如果能考慮到問題的更多影響因素和學生的未來發展,那就是整體思維。

 

譬如,我曾經從班級的多張照片、多份文字中發現,學生小林始終處于一種孤獨無奈的狀態。照片中,她都直愣愣的看著鏡頭,眼神里透著渴望、無助。文字中,總是流露出一種悲傷。我明白,她在“求關注”,她迫切的需要老師和同學的“關注”。這樣的“求關注”的狀態,我們該如何解決呢?

 

常態思維認定,解決問題重在“點對點”。一個孩子“求關注”,我們只要給“關注”,在教育行為和日常生活中,多多給予孩子關注,那就可以了。

 

但是,教育不僅僅停留在學生的當下,任何一個孩子的成長也不僅僅是目前的事。教育是為了人的成長,一個人的成長是一生的事情,是系統性的。

 

基于整體思維,我們需要做好三個方面:分析前期原因,為什么會缺“關注”?建立轉變過程,如何解決“關注”?引領成長方向,“關注”之后如何發展?它們從背景、過程和發展三個角度,幫助一個人成長,這就是成長的系統性,也就是教育的整體思維。

 

第一個方面,分析“缺關注”的原因,從教育的四大影響因素“社會、學校、家庭和自我”出發,其實可以選擇從“家庭教育方式”“此前經歷的教育”“當下心理特征”去思考。這是從背景的角度思考“缺關注”的心理動機。第二個方面,建立轉變過程,其實就是從不同的角度,在不同階段建立包括“情感、行為”等方面的“師生關注”。我分成了三個階段,先實施“情感關注”,讓她知道老師對她是關愛的;其次實施“行為關注”,從方法的層面,尋找可以操作的方式,以最有效的方式幫助她;最后實施“夢想關注”,從發展的方向,引領孩子有目標的前行,這是未來成長的方向。第三個方面,“關注”之后如何發展,其實就是解決了“關注”問題之后,讓一個恢復了“正常而優秀”的孩子有一個新的起點。這是一個孩子的未來,更是一個原本“待改變學生”的成長動力。

 

這三個方面,其實就是從“背景—過程—發展”對成長問題的解決,對人的成長“過程性”界定,也是整體思維的表現。

 

02、核心思維:成長問題處理的關鍵點

 

核心思維,它認為在事情的發展過程中,總有一個決定因素成為影響事情發展的關鍵點,它決定過程的運行和深入。從教育的角度來說,就是影響因素中的關鍵點和發展過程中的關鍵點,把握這些關鍵點,就可以決定教育過程的效度。其實,影響一個問題的因素有很多,但是總有一個因素是決定性的,它推動了問題;總有一個環節的選擇是決定性的,它影響了整個教育過程,決定了最終結果。所以,尋找決定性因素和尋找決定性環節,是核心思維的關鍵行為。

 

我們重新回到小林的案例?;诤诵乃季S,我們需要明白兩個問題,一是決定小林問題的關鍵因素;二是尋找決定小林成長過程的關鍵環節。

 

我們分析小林問題,基于社會、家庭、學校和個人四大因素。但是,社會起的作用很小,解決“缺關注”,我們選擇了“家庭”和“此前接受的教育”兩個立足點?!凹彝ァ笔顷P注的廣度,家庭關注度不夠會影響到小林的“歸屬感”;“此前接受的教育”是關注的深度,成長中教師和同伴的關注缺失,會影響到小林的“存在感”,二者的綜合生成了小林的“求關注”。

 

解決問題需要尋找決定成長的動力。在實踐中,我界定了三條路,從“情感關注——行為關注——夢想關注”,三條路中,我將重點放在了“行為關注”之上,我一直認為,真正能夠幫助一個孩子實現成長愿望的,就是有效的方法和合理的操作。她“求關注”的關鍵點在于生活中能夠得到老師和同學的關注,在成長中能關注到成長的關鍵——學業。就是說,只有這兩個方面取得收獲,才能真正的影響她的行為,促進她的成長。于是,我們找到了影響一個人成長的關鍵點,這就是核心思維的立足點。

 

03、人本思維:成長問題處理的主體性

 

人本思維,就是將“以人為本”轉化為我們分析問題的思維方式。當下,無論是互聯網+,還是各種新技術,它們的發展都是因為建立在人性的基礎上,獲取了人性的滋養。懷特海說,教育的根本目的就是促進人的自我發展。教育中的“人本思維”,就是把人當作主體,以人的成長作為教育的過程;把人當作目的,為了人的成長實踐教育行為;把人當作尺度,行為過程中尊重人的人格。

 

如何以“人本思維”貫穿于學生的成長過程,并有效的破解成長中的問題呢?我們回到小林的案例中。

 

人本思維的三個維度,就是把人當作主體,把人當作目的,把人當作尺度。關于小林,把人當作主體,就是教育行為要專注于她的成長過程。把人當作目的,就是要為小林的未來發展確定方向。把人當作尺度,就是引領小林成長的過程中,平等溝通,陪伴成長。

 

“把小林當作主體”,我尋找她成長的“閃光點”,做了“微信展示—主題人物—小人書—大文章—大專著”五個逐層遞進的“閃光點序列”。分別是在朋友圈推送小林的人生格言,在班級主題人物評比中推薦她,為她做了一本關于個人成長的小人書,一起為她寫“小林成長之路”的文章,最后,還為她做了一本成長書——《角落里的眼睛》。這五個“閃光點”逐層遞進、持續提升,確立了主體,引領了成長方向。

 

“把小林的成長當作目的”,不僅僅要看到她當下的改變,更為她未來的成長尋找助力。我們請來一位成功者,而她的初中階段經歷和小林相似。我們以未來的小林告訴當下的小林,你的未來可以很燦爛,你的方向很正確。以人的成長作為目的,告訴她未來的可能性,這就是人本思維的過程性。

 

“把小林的感受當作尺度”,成長都是基于人的教育行為。教育中,我們應該以人的感受為尺度,健康有效的引導孩子成長。為了讓小林懂得“細節決定成敗”,我們設計了“一滴墨水”“一個蘋果”等活動,通過事物“細節”的變化,最終導致“結果”改變的現實,讓小林悟得成長道理。這是以“主體體驗”的方式,并不是用“說教”的方式教育,這就是教育對人性的尊重。也就是“人本思維”的落地。

 

整體思維、核心思維和人本思維,是破解學生成長問題的三大思維。它存在于教育過程中,卻根植于教師的日常生活。

相關文章

福彩快3开奖号码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