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少兒音樂教育亟待變革,產品設計、運營管理的突破口在哪里?

1.jpg

近日,睿藝主辦“ACE | 2018少兒音樂教育行業峰會”,數家少兒音樂教育企業創始人、資本代表及國外音樂教育專家圍繞少兒音樂教育發展、機構運營、人才管理等主題,進行了不同角度的經驗及見解分享,并與前來參會的少兒音樂教育行業從業者,一同探討了現階段少兒音樂教育行業面對的挑戰以及未來發展變革。

產出投入比偏低:少兒音樂教育行業陷困境

凱興資本合伙人辛穎認為我國現階段少兒音樂教育存在較大的問題,據調查顯示,少兒音樂教育是一個千億級規模的市場,但現狀是約有七成的機構正在虧損經營。少兒音樂教育是增長性剛需,但機構的房租成本、人力成本、市場競爭等壓力不斷增加,所以當前機構如果希望實現更好的發展,則需要增加獨特的維度,在“資本寒冬”期間,利用少兒音樂教育的逆周期發展特性實現彎道超車。而這獨特的維度需要從提高效率、增強產品思維和抵抗不確定性方面進行思考。

音妙文化集團CEO銀軍在會上細致分析了三個限制鋼琴培訓行業發展的因素,首先是行業中的創業者大部分都是鋼琴老師,因此大部分人更擅長于教研教學,而非商業管理,因此商業模式難以得到突破和創新;其次是鋼琴培訓行業的業態比較特別,一對一形式居多,這極大限制了鋼琴培訓領域的快速發展;第三是師資難以培養,難以復制。銀軍認為打造全新多元的商業模式,或將成為鋼琴培訓行業發展的重要突破口。

銀軍強調信息化、數字化、直播、移動與教育的深度結合,重構供應鏈,去中間商,線上線下的深度融合一定是未來教育行業發展的趨勢,因為這樣才能實現機構的高效運營。

2.jpg

九拍創始人、天津九拍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李紅育則從B端和C端兩方面分析了爵士鼓教育發展的痛點。其認為B端的最大痛點是教師,因為音樂學院每年畢業生不少,但細分到具體的爵士鼓等專業卻少之又少。教學方面,教師的水平參差不齊,無法保證機構整體的教學水平。并且還存在培養周期長、培養成本高、流失風險大的特點。而C端的痛點則主要體現在學習成果難以快速呈現,由于樂器培訓需要持久的練習,而孩子回家一般不愿意練習。 

李紅育也強調“音樂教育+互聯網”是解決方式之一,即利用互聯網技術、大數據應用以及云計算等工具來為線下服務,為用戶提供服務。機構應積極思考如何利用技術實現校區的教學標準化、運營標準化以及管理標準化;如何利用技術幫助校區提高工作效率;如何利用技術降低教師招聘門檻的同時,幫助教師提高教學水平;如何利用技術提高學生的學習效率,獲得更多優質的教學成果。

結構升級、進校園或為行業變革之路徑 

在面對少兒音樂教育行業諸多發展問題時,到會的少兒音樂教育創始人及投資人都紛紛表示,現階段市場對少兒音樂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少兒音樂教育迫切需要變革。

??ㄒ魳方逃齽撌既薥香港國際奧爾夫協會常務理事陳向麗表示,現階段我國音樂教育行業的結構、效率、質量、產出比,與互聯網體系、產業技術升級背景所要求的音樂教育行業的發展模式和發展狀態嚴重不符,其認為音樂教育行業變革的核心是進行產業升級,即對可以提高產品附加值的生產要素進行改進,如企業技術升級、管理模式改進、企業結構改變、產品質量與生產效率提高、產業鏈升級等,也就是實現產品的更大價值和利潤空間最大化的結構升級。

瞄準產業升級這一痛點,??ㄩ_始對B端機構進行音樂教育共享模型的輸出,即搭建平臺,促使幼兒園和藝術培訓機構合作,共享師資、生源等,藝術培訓機構為幼兒園提供師資和課程產品等,幼兒園為藝術培訓機構導流。 

另外,陳向麗表示十分看好音樂教育機構入駐素質教育綜合體,或被K12教育機構進行資源整合的發展模式。其認為素質教育綜合體中多學科產品組合、多學科品牌的綜合運營可以吸引家長進行二次消費,甚至多次消費,可以共享生源;而近來政策和市場導向影響,也將促使K12教育機構向素質教育方面布局,許多K12機構會選擇對音樂教育機構進行投資整合,其相對成熟的管理制度、招生體系等將為音樂教育行業帶來升級。

3.jpg

北京敦善文化藝術股份有限公司戰略發展部總監伍雄志則表示,現階段校外教育機構將有三個轉變,其將這三個轉變總結為“一大利好兩大要求”?!耙淮罄谩本褪侵刚图议L都意識到需要全面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和素質,教育行業中的機會增加了,不再僅僅局限于學科培訓。

而“兩大要求”首先是要求教育企業做到“縱向一體化”和“橫向一體化”并存?!翱v向一體化”即指教育機構從自身出發,從品牌、營銷、技術、服務等,不斷完善自己。而“橫向一體化”是從客戶的角度出發,機構需要了解客戶需要什么,針對其需求提供解決方案。其次是校外培訓機構不再只是停留在校外,而是進入校園參與教育的改變。

對于音樂教育行業的發展,金沙江創投合伙人羅斌表示更看好在線音樂教育創業公司,因為線上機構規?;杀鞠啾染€下機構較低,效率也相對較高。另外在投資方面則更傾向于相對頭部的品牌,因為頭部品牌用戶信任感更強。

用戶的終極需求是產品設計核心

對于目前少兒音樂教育行業產生變革需求的原因,凱興資本合伙人辛穎認為其本質是產品設計未能真正滿足家長的終極需求,而這種終極需求是核心、變化、潛在的,甚至家長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機構要在這方面進行深入的研究。而產品設計對于孩子則需要提供間歇性、中等強度、持續不斷的幸福感。 

音妙文化集團CEO銀軍表示音樂教育機構的優劣勢差異主要體現在四個維度上。首先是品牌,營銷、渠道等建設是提高品牌效應的重點。目前許多傳統的鋼琴教育基本都是“作坊式”的,沒有足夠的能力和團隊去塑造品牌;第二是教研,塑造品牌的核心其實是教研,在教研上的投入可能會成為決勝關鍵因素;第三是商業化管理;第四是運營模式。

4.jpg

美悅陪練創始人兼CEO楊玉蘭認為,教育公司的本質是一個服務公司,客戶對于教育服務無非有三種訴求,首先是課程和教學的正確性;其次是學習的效率;最后是獲得的效果?;ヂ摼W教育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效率的問題,但是效率的背后一定要帶來效果,才能實現用戶的增長。

而美悅陪練摸索出的“教練測”為一體的產品邏輯,在解決效率的同時也獲得了效果?!敖獭奔粗髡n教學,首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建立科學的課程體系,并系統的對孩子進行鋼琴教育;“練”解決的是主課教學后,線下練習低效的問題;而“測”即是效果呈現,也能使“教”和“練”更有針對性。 

樂斯教育CEO宮旭生也同樣認為音樂教育中,教學和練習應該是在同一體系下完成的,是不可分割的,因為練習是為了鞏固教學成果和目標的,如果教學和練習分離可能會產生某種“誤差”,而教學成果的展演也是音樂教育的一個重要環節。另外宮旭生還強調一個優秀的教育產品,應該是“中西結合”的,它既可以給孩子一個明確的目標和結果的引導,同時過程又是足夠的自由和開放。

VIP陪練創始人兼CEO葛佳麒介紹,VIP陪練的產品設計主要解決的是鋼琴教育方面線下陪練存在的三個痛點,即節約客戶時間成本、讓孩子意識到練習時的錯誤、及時糾正錯誤。同時VIP陪練還在思考解決三個運營問題,首先是找到更精準的用戶;其次是獲得豐富的師資資源;另外在線陪練只是音樂教育中的一個服務體系,還要建立一個整體提升音樂素養的體系,如樂理服務、考級服務、音樂素養的服務。 

北京敦善文化藝術股份有限公司戰略發展部總監伍雄志則根據敦善文化的發展經驗,對進校產品設計運營方面進行了分享。伍雄志表示,音樂教培機構進校后,政府和學校成為了第一用戶,而政府和學校對于校外培訓機構存在四點需求。首先是產品的研發能力,因為中小學的老師參與教研時間有限;第二是多技能的綜合,大部分老師為專才,無法提供多種技能的綜合教學;第三是多層次的展演舞臺,因為學校更追求學習呈現效果;第四是音樂主題的涉外活動,幫助學校給孩子提供一個走出校園去認識世界的機會。

5.jpg

對此,伍雄志強調提供社團形式的教學及服務是進校的重要切入口,敦善文化就是以音樂社團的形式進入校園的。首先音樂社團在音樂知識教學的同時,還促進學生的團結和協作能力。第二個呈現效果更好。第三個是流失率相對比較低,因為這種社團如果某個孩子缺席會影響到整個樂團,責任心等情感會維系孩子和家長。第四是游戲感強,給孩子一種組隊升級的感覺。 

而雅馬哈樂器音響(中國)投資有限公司EKB營業部教室開發組擔當課長唐浩則表示,團體形式的教學對于C端同樣適用,雅馬哈就十分看好集體課教學模式,其在降低投資成本的同時,可以提高收益。而且集體課的形式,更有利于孩子之間的互相影響、交流,提高學習效率和效果。合奏課程也是集體課教學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模塊,豐富多樣的樂器演奏和學習為未來孩子掌握更多元化的音樂整體也提供了便利條件。 

桔子樹人力資源經理柴源表示音樂教育機構如果希望實現快速發展,打造品牌和建立更多的校區,有四個問題是不能忽視的,首先就是需要具有穩固而強有力的資金鏈;第二是解決課研壓力;第三是解決服務壓力;第四是人才壓力,而第二、第三點都可以歸結為人才壓力。柴源強調,雖然使用全職教師成本較高,但管理較為方便,家長和孩子的服務體驗感更好,也將是企業實現長遠穩定發展的重要因素。 

自主學習與壓力相結合或成就優秀教育

擁有40年音樂教育經驗的漢堡現代音樂學院院長Helge Zumdieck在會上對現今德國青少年流行音樂教育現狀進行了介紹,他表示德國音樂教育的核心之一,就是情感的表達,德國音樂教育從業者認為付出再多的努力在學習技巧上,沒有情感的表達,音樂學習都是無意義的。另外德國音樂教育也非常注重第二門樂器的學習,或者除主樂器之外進行歌唱一類的學習,因為只有多方面的接觸音樂,才能夠在全方位培養孩子音樂修養的同時,讓孩子通過音樂發現世界、了解世界。 

在漢堡音樂學院,學院會根據音樂學習者的需求提供不同程度的教育,職業教育和業余愛好者的教育。對于業余音樂愛好者的教育,其會為7-42歲的學生提供各類課程,包括大班、小班、一對一等教學班型,并且格外重視藝術文化活動的舉行。另外漢堡音樂學院還針對6-8歲的孩子提供樂器體驗課程,這些孩子每個月都可以去選擇新學一門樂器,以確定自己的興趣,一般每個孩子可以在六大樂器門類當中選擇兩種樂器。除此之外,其對業余者的音樂教育還同時提供有合唱、合奏、舞蹈、身體打擊樂方面的體驗,輔助鍛煉孩子的樂感,培養孩子們的合作、溝通、演唱等能力。

德國鋼琴啟蒙教育家Bettina Schwedhelm則對德國當前的鋼琴早期教育和鋼琴啟蒙創新教學法進行了分享。她表示德國音樂教育的過程中更重視孩子學習的自主性以及對音樂的理解和創作。因此德國的音樂教育給了音樂教師較大的自由空間,老師的中心任務是擬定符合其教學對象的目標,根據孩子的興趣和程度等幫助其選擇不同的教材、樂器等,并制定相應的教學計劃,引導孩子自主了解樂理知識、技巧等,并沒有嚴格的教學標準化和流程化。 

另外由于德國的教育者和家長都認為壓力會破壞興趣,因此德國的音樂教育盡可能的避免制造壓力,并沒有設置如中國的等級考試一類的評測,不過每個學校會有特定的音樂等級劃分和評判標準。但是Bettina Schwedhelm認為德國的音樂教育還是需要適當地注入一些壓力,因為完全出自興趣的學習通常持續性較差,許多孩子會中途放棄。

相關文章

福彩快3开奖号码规律